<b id="cxb2e"></b><xmp id="cxb2e"><code id="cxb2e"></code></xmp><var id="cxb2e"></var>

  • 觀點:大規模商用前夜 2019年光熱發電還有多大空間?

    時間:2019-10-25 09:31來源:環保頭條
      導讀:業界普遍認為,2019年國內光熱發電行業將迎來關鍵節點,示范項目的實際運行效果將經受考驗。另據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光熱發電新增裝機215兆瓦,預計到2019年年底光熱發電裝機有望超過500兆瓦。
      與如火如荼的光伏發電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太陽能發電“雙子”之一的光熱發電卻仍舊不溫不火。自2005年發展至今,光熱發電產業從無到有,已經具備了相當的產能規模,規模效應逐漸顯現。3年前,裝機規模總量達1.35吉瓦的首批20個光熱發電示范項目正式啟動,也開啟了我國光熱發電的商業化進程。
      2019年將是光熱發電行業承上啟下的一年。據中電聯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5月,全國太陽能發電裝機容量達18147萬千瓦,遠超上年同期的14232萬千瓦。預計2019年年底前,我國有望再并網4個項目,新增裝機達到245.89MW。按此估算,市場規模最少將達到1500億元。
      說起太陽能熱利用,遍布中國屋頂的太陽能熱水器就是太陽能低熱應用的一個典型場景。一般來說,太陽能光熱發電有槽式、塔式、碟式(盤式)、菲涅爾式四種形式。可以顯著減少高比例風電和光伏接入后電力系統對儲能電站容量的需求,與光伏、風電形成互補。作為太陽能高熱應用的一種方式,光熱發電在為電網提供穩定、可靠電力的同時,也已成為多個國家重點支持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
      不僅于此,來自光熱發電的新需求,也化解了部分燃煤發電產業的過剩產能。目前唯一有望替代火電作為基礎電力的清潔能源形式的光熱發電,還解決了新能源領域的“老大難”——能量儲存。相較于光伏發電,光熱發電的儲能技術能避免夜間、陰雨天不能發電的難題,可實現持續發電、調峰發電。尤其是槽式光熱發電項目可以利用熔融鹽儲罐來進行熱儲能,當光照不足時,還可實現24小時連續穩定發電。
      經過多年培育,我國光熱產業鏈已逐步完善。截至目前,首批示范項目共有4個項目建成投產,并網運行的光熱發電項目累計裝機量超過315.85兆瓦。緊跟“一帶一路”建設步伐,中國光熱企業開始在南美、北非、中東、南歐等地站穩腳跟,逐漸從項目總包和投資方向項目主設備供應商、集成商方向發展。
      但對于正處成長期間的光熱發電而言,首批示范項目的延期電價政策至今未能正式發布,市場空間已經接近釋放完畢。據行業調研和研究機構測算,標桿上網電價在每千瓦時1.2元左右,可保證企業獲得一定收益,內部收益率約為8%—10%。在融資成本方面,金融機構在擔保和抵押的條件上要求高,造成項目融資困難。而進一步推動技術進步和成本下降迫切需要國家制定明確且持續的產業政策。
      業內認為,“再經過2-3輪示范項目的持續建設,光熱發電有望實現調峰平價。”目前光熱產業尚需一段時間,使剛剛建立起來的產業鏈得到規模化發展,從而降低發電成本,最終完全走向市場。“如果國內的光熱項目今后兩年有很好的發電量數據,2020年底產業將進入實質性爆發性增長階段,到時可能忙不過來。”浙江中控太陽能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金建祥曾預測道。
      技術進步、設備國產化、規模效應也是降本的核心驅動力。因而在能源轉型的大環境中,光熱發電是重要陣地,基于其價值,或有必要使用連續性政策加以引導。此外加快實現光熱技術與裝備的工程化應用,充分積累光熱發電項目建設經驗,發揮本土化的制造能力。未來光熱項目如何提升和穩定發電量達成率、降低設備故障率、實現降本增效,將是業界關注的重點。

    注:本文章轉載自環保頭條,不代表本網觀點立場。

    熱點排行榜

    推薦圖文

    狠狠做五月深爱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