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cxb2e"></b><xmp id="cxb2e"><code id="cxb2e"></code></xmp><var id="cxb2e"></var>

  • 太陽能熱發電蓄勢待發

    時間:2019-09-24 15:51來源:國家光熱聯盟
      太陽能熱發電是太陽能利用的重要領域,太陽能熱發電由于帶有廉價的儲熱系統,不依賴氣象條件可連續發電,成為清潔低碳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的重要組成部分。為推動我國太陽能熱發電技術產業化發展,我國于2016年9月確定了第一批共20個太陽能熱發電示范項目名單,總計裝機容量134.9萬千瓦,分別分布在青海省、甘肅省、河北省、內蒙古自治區、新疆自治區。
      經過3年的時間,目前示范項目中已經有4個示范電站并網發電,裝機容量250MW;另有4個示范電站將在2020年6月30前先后投運;還有8個項目(共51.4萬千瓦,占總示范規模的38%)因電價退坡機制不明確等政策性困難,導致項目未實質性開工。
      太陽能熱發電帶有低成本、大容量、長壽命且安全環保的儲熱系統,與其他儲能方式相比優勢明顯,可以發揮調峰電源以及基礎負荷電源作用,對于電網穩定安全運行、提高可再生能源占比和支撐“一帶一路”中國能源解決方案意義重大。
      首批太陽能熱發電示范項目是我國首次大規模開展的太陽能熱發電利用示范工程,提出了多種適合高原高寒地區電站建設的世界首創技術路線,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通過首批示范項目的建設以及對于太陽能熱發電發展前景的預期,我國已經打造形成了相對完整的裝備制造產業鏈和人才隊伍,具備了一定的國際競爭能力,獲得了一些國際項目的總承包合同,向世界輸出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這為太陽能熱發電產業下一步優質快速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
      根據國家光熱聯盟《2018年度太陽能熱發電及采暖技術產業藍皮書》,截至2018年底,我國具有槽式玻璃反射鏡生產線6條,槽式真空吸熱管生產線10條,機械傳動箱生產線5條,液壓傳動生產線2條,導熱油生產線3條,熔融鹽生產線3條,定日鏡生產線5條,槽式集熱器生產線3條。從2017年開始,我國產業已從國內市場邁向國際市場。2018年7月18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聯酋《聯邦報》、《國民報》發表的題為《攜手前行,共創未來》的署名文章中指出“中阿合作建設中的迪拜700MW太陽能熱發電項目是世界上規模最大、技術最先進的太陽能熱發電站”。2019年我國公司參加總包的摩洛哥250MW槽式Noor II和150MW塔式Noor III電站相繼投運。我國企業在非洲、希臘、智利等地積極尋求國際市場。
      太陽能熱發電站使用帶有儲熱系統的汽輪機發電模式,具有傳統發電方式(火電,核電,水電等)的功率和頻率穩定特性,屬優質電源。國內外也正在積極研究促進成本大幅下降的路徑,例如,在技術上正在進一步探索實施光熱發電與光伏組合的混合電站,充分發揮兩種技術路線優勢,執行峰值峰谷電價,凸顯光熱發電電力品質價值,建設更加穩定,電網友好的低碳型可再生能源電站。2019年建成投運的摩洛哥Noor太陽能發電綜合園區總裝機580MW,其中太陽能熱發電510MW和光伏發電70MW;2019年6月啟動的摩洛哥NoorMidelt 項目總容量1600MW,由600MW太陽能熱發電和1000MW光伏發電構成;在已建成光伏項目1000MW基礎上,2018年啟動的迪拜太陽能園區四期太陽能混合發電項目總容量950MW,包括700MW光熱電站和250MW光伏發電。美國能源部和我國科技部先后啟動了超臨界二氧化碳太陽能熱發電關鍵基礎問題研究,為未來太陽能光熱發電成本大幅度下降進行攻關。
      導致部分示范項目未能按企業預期投產的主要原因主要兩個方面,一是技術上,太陽能光熱發電的技術含量高、創新性強,示范項目定位于示范,技術路線多樣,且部分是全球首創,在實施過程中難免會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難,從而影響到進度。二是政策方面,地方政府和銀行在用地政策和融資方面對創新性行業的支持體系還有待完善。
      “2019年以后國家將根據太陽能熱發電產業發展狀況、發電成本降低情況,適時完善太陽能熱發電價格政策,逐步降低新建太陽能熱發電價格水平。”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太陽能熱發電標桿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中這樣表示。一種新能源環保產業發展之初需要政府扶持,政策的持續性和穩定性對產業發展至關重要,期待國家相關職能部門能夠組織行業總結首批示范項目的經驗,在“十四五”以及后續期間創新太陽能熱發電產業支持政策,電價穩步退坡,營造更加穩定的政策環境。

    熱點排行榜

    推薦圖文

    狠狠做五月深爱婷婷